清明缅怀父母

   四月一日,日曜日。昔日春浓,艳阳高照,且又近清明,天空未然不像往年的这个时分,没有一丝阴云。我携妻驱车回,省亲扫墓。一路无话,直奔家乡坟场。

   清明前的东风 ,携带着我无穷
的,吹过塔河南岸, 越过茫茫戈壁,回到桑梓坟场。

   风微微烟雨疏稀,情切切清泪多少。离开的坟前祭祀。

  跪在怙恃双亲的墓前,摆放几样小菜,扑灭一对蜡烛,敬上三炷佛香,献上一束白花,焚几叠纸钱,洒几盅老酒,感怀怙恃的生育之恩;寄托怙恃的无穷
哀思;怀想怙恃的音容笑貌。

   我闭上双眼,除泪水,还仿佛看到了溟溟以外
的另外一个全国。苍苍青丝的怙恃,寂寂之中,站在十字路口。还是当年常穿的布衣,被风吹起,身影在风中瑟瑟发抖。也许他们正仰望苍穹,渴望晓得人世间的儿孙们,能否在清明时节想起了他们,儿孙们能否一切安好。

   墓旁的那棵小胡杨,未然长成大树,那一树新发的枝条,长满了绿色的嫩芽,它是我对双亲祭祀的最好见证者。

   逝者如斯,生者随安。阴阳两界岂能隔绝,隔绝。家乡的原野,青青田园,漫漫沙壑,坟场寂静,袅绕香火。

  纸钱的粉烟,在的天堂里招引着已故的双亲,你们能否看见,此时我双亲的泪滴,能否听见,我思念双亲的自言自语。

   家乡的那片坟场,让我懂得,能活着,已是爱。其实是个很的生灵,在这个全国上,每一个人都有自身的活法,咱们不克不及总是想着他人
怎样活。

   我每一个赤诚的,都曾在心底向怙恃许下“尽孝”的弘愿
,相信来日方长,相信水到渠成,相信自身必有功成名就,背井离乡的那一天,能够从容尽孝。

   惋惜人们忘了,忘了的残酷,忘了的短暂,忘了世上还有永久
没法报答的膏泽,忘了生命自身有不堪一击的懦弱。

   十几年前,我的怙恃前后离我而去,带着对咱们深深的挂念和不舍。怙恃走了,留给我的是永无偿还的膏泽。今后,斗转星移,我也永久
了尽孝的资历。

   对我来讲
,尽孝是稍纵即逝的眷恋,尽孝是没法重现的;尽孝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的往事,尽孝是生命与生命衔接处的链条,一旦断裂,永无衔接。

   很多时分,不是我去看怙恃的背影,而是蒙受着他们追逐的眼光
,蒙受着他们不舍、不放心的满眼慈爱的目送。当我为人父当前,才渐渐明白,在这个全国上,再也没有任何人,能够像怙恃那样,爱我如生命 。

   逝者未然,能够安眠。生者,仍将负重前行,为自身,也为子孙。掸落红尘,拨开浮华的空幻,看清这个复杂而多彩的全国,静守岁月的,且行且。